「鄭少秋半世紀大時代世界巡迴演唱會」觀後感

在經歷紅館不少他客座式的拼盤演出,12年後再回到全本的鄭少秋演唱會,有終於踏上陸地回到家的感覺。但見有民眾在館外,無飛入場的無奈,這情形或也可稱為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之一。音樂謎海中,率先迸出倚天屠龍記,後續排山倒海發展出從混沌入光明的戰鬥精神曲風,LED螢幕出現全系列由同一人物產生的變奏,從他的青澀時代延伸至今的強韌生命力,天崩地裂撲面而來,帶來難以言傳的衝擊和感動。觀眾不論是否女神級或謝文武型,都抬頭仰望,鄭少秋彷彿外星人升空的姿態,以一曲《輪流傳》現身舞台,搭乘的金色冠冕,煙火連發及不時的爆聲,現場推向震撼的最高潮。開場opening壯觀場面令人印象深刻。

不得不說這場演唱會各方面都在水準之上,一心一意做足效果,不放過任何可以發揮的細節,因此可能埋藏許多未經觀眾開發的注意點。但光是能夠聆聽整晚他滿滿的演唱,已經是無與倫比的美好經歷,高密度的安排,也因此覺得總體時間壓縮得特別短。為了演出的連貫性與知性,剪報影片成了最佳代言,與歌曲的對應,自行觀照作品,解讀脈絡,愈看愈體會到當中隱藏的後味。不以插科打諢取勝,或關聯性薄弱的時令人物為號召,整晚音樂性十足,曲目橫跨經典與當代,鄭少秋誠懇的聲音,清晰的歌詞線條,有條不紊的元氣,遊走眾作之中,核心肌群大爆發,全程連篇歌舞而不喘、不看歌詞,定必下過一番苦功。不只選唱安全的知名傑作,尚且不自限的帶觀眾走出舒適圈,開發一些不一樣的個人作品。知名歌曲音樂形式經過重新配置再演繹,表現無人探索過的演出深度。樂器音像定位層次清楚,整體聲響融合極佳。

鄭少秋歌曲多出自劇集,已寫得夠濃烈,無幕不戲。又有後景LED的調度,若僅以演出片段形式呈現,亦可輕易獲得壓倒性感動,仍捨易求難,設計多款獨特意象另闢蹊徑。且為著重演出當下的創作與新意,特意與聽CD有所區隔。統合連貫的演出各有特色,《命運遊戲/男人四十一頭家/變》多元的音階形式,爵士舞步自由身影穿梭其間,尚有A Go Go舞曲元素,矯捷細膩、活潑律動與奔放開展,交互顯現,為此組曲段落帶來多變的風貌。《黃帝子孫/烽火飛花/陸小鳳/無敵是最寂寞》一身科幻警察隊長的戰鬥勁裝,英氣勃勃的帶隊縱橫出入左右兩個升降台,堅毅不懈的威儀、充滿張力的內勁,型英帥到令人屏息。《熊熊聖火/像霧像電像春雷》像是兩齣短歌劇,連演帶唱,作了一場至為出色的解讀,服飾造型走美好時代的宮廷風格,肢體動作似秘教儀式,帶有性控制力的驅策,歌唱與戲劇結合雖已有珠玉,此次更上層樓的「火力全開」,難想像台上的他美得過火之際,是面對怎樣的溫度。巨型玫瑰的出現,人物瞬間渺小,舞台有如一幅巨大的宗教式油畫,濃郁的傳達出形式美。演出橋段噱頭十足,極盡精緻品味之能事。

通常演唱會環節大多有導入階段及高潮,再轟然巨響作結,程序倒著走也是一種創意。一些歷久彌新的情懷,意味深長,《昂首向天唱》季節限定,在堆疊的回聲中,彷彿狂書詩歌,鄭少秋聲音出塵,帶著風景的觸感,以知識份子所當為,唱出另一種境界,既襯托旋律之美,亦流露寂然之境。《界限》如同它的劇集風格一樣詭譎,鄭少秋穩確的掌握歌曲節奏的疏密變化,與音樂纏鬥,一切循環結束,還帶魔性效果,令人聯想尾集那一身鎖死掙扎求生的深刻畫面。《愛人結婚了》感慨萬千的告白兼告別,卻是他正式踏入歌壇的敲門磚,時下太多修飾過度的甜膩音色,老派的光影色彩聽來特別真實。《書劍恩仇錄》《楚留香》《倚天屠龍記》應該是不少影迷當年廢寢忘餐、曠課蹺班,決定展開追星之路的重要歌曲,永遠是那麼令觀眾激動與難忘。《香港料理》因韓流甚至成為本次演唱賣點之一,代表著他的作品一直被留意,是影響力無所不至的人物,與《Oh Gal》的一氣呵成,舞功彷彿是從歌曲中汲取的流暢,而不是經年累月的苦練沈澱。《談情說戲》《摘下滿天星》這兩首唱來同樣有層層疊疊特色的,象徵著他生涯中另一個風塵僕僕的進程。《歲月無情》情感呈現大幅的擺盪起伏,卻建構出一個異端至極、無懈可擊的鞏固成就之作。《火燒圓明園》在前面吃重演出,已耗費大量體力的情況,返場回來刻劃的力度,竟沒有打折,唱來依舊緊湊激昂。《誓不低頭》的黃金組合,激盪耳目,愛女的出現,如同補上演唱會拼圖的最後一塊,意義非凡。選擇以藝人當職業,才氣固然得與生俱來,但從想像到落實,仍需醞釀打磨,往往要靠巨大的興趣和熱情渡過辛酸時刻,終究因著超群技藝,以個人成為吸引眾人的焦點,於是《從不放棄》他充滿說服力的鋪陳,更引發觀眾的共鳴。

這場全部演出他自己作品的演唱會,讓我沉到歌曲裡,進入到他的故事中。所謂經典,不是時間撐夠久就是,凡是這兩晚參與過現場的觀眾,就算再遲鈍,也可明顯感受到他的與眾不同,獲得全場熱烈回應是一種必然。做為演員及歌手,論及專業素養的完整度,他堪為箇中翹楚,能持續扣住並激起觀眾心弦,道理在此。僅管聲稱踏入演藝圈是為了當明星的虛榮,然而總保持清醒,誘惑混亂中的平實感,彌足珍貴。

2017-6-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