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鄭少秋半世紀大時代世界巡迴演唱會-澳門站」觀後感

這次澳門演出,將香港整個製作搬進金光綜藝館,相較香港重磅煙火交溶至為強烈的神級崇拜感,同樣以靈光充滿但稍微入世且相對安全的方式再現,節目內容略為縮減,視覺神秘感趨緩,算是五月香港首演的解碼版。鄭少秋的歌舞表現更見練達,力道皆能有餘裕的佔據音域,近三十首歌曲行如流水,不覺倦怠;以悠遊自在的形式表達人世間的起落與滄桑,相當動人。

開場的《輪流傳》,歌曲背景類似俄羅斯冬宮的內廷,不斷穿越時間長廊,華麗無盡延伸,皇冠上升俯瞰全場,鄭少秋溫暖的歌聲,濃烈的生命力,化為一種不斷前行的宣告,帶給觀眾知性的刺激與情感共鳴。這首感染力強的歌,還可以奇妙的讓我連上他的演出片段、電視撈飯的歷史恍影,和有關之其他記憶。曾揣度他會以什麼樣的歌曲來對應中秋節,未料話題繞一大圈神開展出《男兒著眼天地間》,粉絲爆發歇斯底里的力量。不過有首《明月的希望》,與鄭中秋所言,看到月亮就想到他,有異曲同工之妙,雖然不見得迎合現場演唱,仍值得歌迷找出這首動聽作品陶醉一番。

這個跨時代演唱會,該由哪些歌曲來享有這半世紀的光環,也許在觀眾間頗有異見,藝術的東西本就不需有共識,例如個人主觀上並不會特別喜歡無心插柳的《摘下滿天星》,覺得《光照萬世》或許更有亮點,(此刻感到箭無窮無盡飛射過來)。今次《界限》出界感到意外,希望只是一時「技術性調整」;現代屈原《男兒著眼天地間》入榜,發揮他特有的抑揚,磁力唱腔,清風淡泊交織無限溫暖,仍堅持住自己的詩意,頗享受這心有靈犀的詮釋。《從不放棄》持續綻放爛漫暖男氣息,化解了不甘心的氣勢,成果豐碩的生涯,自然形成有容乃大的安詳,於是更像是傳遞人生經驗的導師。《誓不低頭》完整呈現,副歌如蒸汽火車頭般步步逼近,情緒沸騰,歌聲緊貼庶民的強韌,氣韻流動,層次清晰,耳目為之一亮。具療傷止痛的《笑看風雲》,服飾充滿俄羅斯民族風情,在旋律反覆、充滿肯定的肢體表現中,光彩畢現。

一些早被欽定為經典的,運用方式更是千變萬化,《黃帝子孫/烽火飛花/陸小鳳/無敵是最寂寞》,以神奇方式拉回時空長廊,衣著提綱挈領的帥出精髓,憶起風起雲湧的時代,面對此刻驚滔駭浪的幅度,也因此跟著熱血沸騰。即使編曲未作大位移的歌曲,亦常拐彎抹角的切入主題,營造懸而未決的疑惑感,觀眾更能摒息以待,待揭曉爆發重逢之喜悅;在理性忠於原譜的基礎上,感性的為歌曲上色,音樂尺度拿捏堪稱完美。《留香恨》一字一句迂迴起伏,以最沉重的傷感烙印觀眾的意識。《誓要入刀山》與側田短兵相接的火花,帶來精采與機鋒,見識到他另類式的敲擊樂潛能。具有輕歌劇風格的《做人愛自由/男兒志在四方》,應該多數觀眾都無法坐定或將這兩首歌好好的聽完,大螢幕黑壓壓的人牆,更領會其中魅力。

半世紀演唱會,精彩動人的現場演繹,雖然媒體焦點放在他如超人般的體力、巨人般的意志力;我感到真正吸引力在於這演出,整體充滿特色而且成功的氣質。如果想要了解什麼是一定品味、嚴謹自持、莊重而充滿實力,每一個世代都值得嘗試他令人眩目的演出。

2017-10-13